转眼15年了,又到秋风起黄叶落的时节,已经归于联想旗下的ThinkPad将在今天下午庆祝他的25岁生日,为这场延续半年之久的仪式画上一个句号。

12+13=25

以2004年12月宣布收购IBM PCD为节点,ThinkPad改姓联想已过半程,为什么今天仍在追忆节点前的经典。而笔者,至今留恋的仍是2004年年初在北京长城饭店那次与ThinkPad之父内藤在正的面对面。彼时正值ThinkPad X40这款跳出X30系列“传统”设计的时间档口,内藤竟用了超过1小时来说明ThinkVantage这个集ThinkPad各方面技术于大乘的综合解决方案,而对大跨越机型X40只字未提。出自IBM体系的X40做出了许多巨大的改变和创新,更早一些的ThinkPad T40借英特尔发布第一代迅驰(Centrino)走向了性能和移动性平衡的巅峰,自带便携性光环的X40如何突破,成为当时的难题。

Access IBM(俗称一键恢复,也是最早的OEM自定义快捷键,后来的ThinkVantage键)、R&R(Rescue and Recovery,系统备份和恢复)、Access Connections(网络配置)、CSS(Client Security Solution,客户端安全管理)、SMA(System Migration Assistant,系统移植工具)、Software installer(软件自动升级,后来的System Update)、Power Manager(能源管理)、Battery Maximiser(电池管理)、Keyboard Customizer Utility(键盘自定义,特别是方向键旁的灰色翻页键)、Fn键设置(F2锁定、F3电池信息、F4休眠、F5无线切换、F6视讯会议、F7投影、F8指点杆、F12休眠)、Presentation Director(屏幕投影配置)、Access Help(电子说明书)一众独有的工具软件,再加上ThinkLight(键盘灯)、APS(Active Protection System,主动硬盘保护)、TrackPoint(指点杆)、UltraNav(双指点设备)、UltraConnection(无线天线优化)、FlexView(广视角屏幕)、UltraBay扩展模块、UltraBase/UltraDock(扩展底座/坞)、ESS 2.0(Embedded Security Subsystem,嵌入式安全芯片,也就是TPM)、屏幕折边设计、单手开启屏幕设计、7行键盘热管散热器仿生风扇扇叶等或创新或传统的硬件,组成了ThinkPad。将它们整合为TVT(ThinkVantage Technologies),并且实现本地化才是内藤对我洗脑的重点。至于X40机型本身,毁于参半的1.8英寸硬盘与X40/X40s的双机型,则“可以通过用户反馈和设计优化在新产品中改善表现”,内藤表示。

好了,说了那么多,我要说的是,我也是近20年的ThinkPad用户。在拼性能、拼规格、拼价格的十多年前,用户如何使用、体验如何、企业如何交付既关照保守用户底线又能带来超前科技的产品,这些才是设计师关注的重点。不夸张的说,除了几款企业级的软件之外,在所使用的数代ThinkPad上都极尽可能的装上尽可能多的TVT软件,除了耍酷,好用才是根本原因,比如Access Connections所带来的依据位置或端口探测,自动切换多个有线或无线网络配置、设定连接优先级这样的功能,至今仍具领先性。

十余年过去,小黑的15年、20年庆典本人都没落下,如今25周年的档口,耳畔仍是“7行键盘”、“内藤在正”的声音,曾经义无反顾、失败也在所不惜的小黑仿佛已步入“知天命”的年纪,保守得不敢任何“越轨”的尝试,曾经的亮黑色S31(10th Anniversary Limited Edition)、皮革版X61s(15周年机型)、钛合金顶盖的Z60、划时代的X1 Carbon(20周年机型)都哪去了?怀念不是目的,“和原来一样”也不是理由,ThinkPad需要的,是用户以及粉丝继续购买的信心。

不可否认,历代特别版或纪念版ThinkPad都选择在量产机型上进行定制设计,但在面向主流(曾经高端)商业用户的T470上进行定制,并且将所有放在面上的“经典”都装了进来,谋销量而非谋形象,继续消费ThinkPad品牌忠诚度的方式,本人并不认同。即使该机拥有不错的销量和经典元素抓住的舌头,但是我没欲望也没意愿拥有,再过5年或是10年,ThinkPad庆祝“华诞”的时候,25周年纪念机型还能比它的前辈更据经典元素么?它被铭记难道就因为上面有“25”的字样?

ThinkPad开创的是移动计算的一代经典,因此在S31、X61s以及X1 Carbon等多代周年纪念机型上都倾向于便携性优势的选择。于当下,这个位置只有X1系列的3款产品可以担当,而显然它们不是不具销量潜力(Yoga)、已经当过纪念机型(Carbon)就是没有江湖地位(Tablet),对于着急销量追赶惠普的联想来说,显然不能把25周年宣传的大探照灯打在没销量潜力的产品上。销量和品牌的对任何厂商、任何时段都是很难的平衡,差异只是眼下的利益和未来的饭碗。

另一方面,无论是Edge系列还是其他注入Think品牌的产品,产品力不足以支撑Think品牌,更多地是依靠该品牌延展销量,这也造成了当下Classic系列和Edge系列产品“质”和“档”的断裂。不得已之下,唯一能够承上(品牌)启下(价格)的T470仓促上阵,拉来了键盘、小红帽和“之父”继续消费。在我来看,寅吃卯粮、涸泽而渔的方式,将让近年来好不容易重新树立起品牌形象的ThinkPad付之东流。曾经甘愿多少冒险、勒紧裤腰带也要抱回一台小黑的期待,过年前记得把电脑包换成“同城快递”的段子,都随风逝去。

为什么要买一台ThinkPad?ThinkPad不妥协的精神去了哪里?那些让小黑粉如数家珍差异化创新去了哪里?那些比优秀更优秀追求去了哪里?我需要个理由,你一定也需要。

做联想很难,做ThinkPad更难,俗了伤品牌、贵了损销量;堆砌经典很容易,消费粉丝更容易。观众需要狂欢的理由,只是下次不再容易圆那个故事。

想想有时候被消费的经典或人也挺可怜,经典不是永远,如同当年内藤手持历代的ThinkPad X,娓娓道来那看起来未变却一直未停止改变的经典。